ljsy

About ljsy

This author has not yet filled in any details.
So far ljsy has created 5 blog entries.

【上海電視節直通】 國產劇創作正期待下一個風口

By |2019-10-25T14:04:38+00:00一月 15th, 2019|行業資訊|

正在舉行的第25屆上海國際電影電視節,將于今天晚上以白玉蘭獎的揭曉正式宣告收官。 作為一年一度國內影視行業發展的“風向標”,上海電視節顯示著國產影視的發展境況起起伏伏。通過四天的觀察,記者發現經歷過陣痛式調整的國內影視行業,正在慢慢復蘇,如何迎接下一個風口,成為大家當下最為關心的話題。 市場冷清依舊 “蟄伏觀望”是多數 根據官方數據,今年的電視節共吸引了海內外超過200家影視公司設展,展商包括影視劇公司、播出平臺、影視基地、技術服務公司等。從參賽參展數量來看,2019上海電視節共收到中外參賽作品近千部,相比去年的800多部有明顯增長。 值得一提的是,這次總量的增長很大程度上來源于海外作品的增長。據介紹,今年有37部來自“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的劇目,報名參加白玉蘭獎海外劇評選。 走進上海展覽中心也會發現,在主館兩側的核心展區,除了迎接新中國成立七十周年和“一帶一路”主題展區之外,上下兩層的展區一線影視制作公司屈指可數。雖然展區內不少公司的展臺面積巨大,設計精美,但大多是新文化、華策/克頓、上海文廣等本地和周邊企業,即便有少量外來影視展商占據重要位置,也是騰訊影業這類“財大氣粗”的影視行業新軍。過去曾在上海電視節扎堆兒的全國重點影視公司,今年幾乎都未在主展區設展。一家來自江浙地區的影視公司宣傳負責人透露,往年該公司都會在主展區設展臺,宣推公司的重點影視項目,但由于待播項目懸而未決,公司新開機的項目也是一拖再拖,因此公司放棄設展,僅保留了酒店商談的常規參展方式,而這也是此次上海電視節大多數中小影視公司的選擇。 題材困惑在繼續? ?主旋律成大熱門 上述中小影視公司的選擇反映了當下國產影視行業的普遍狀況。自影視行業政策調整,熱錢投資退卻,整個行業進入深度供給側改革以來,國產影視劇產量從過去的狂飆突進逐漸減速,“限薪令”出臺后平臺收購價格下降,播出政策收嚴也導致影視劇排播變數較多。曾經靠“走量”來支持企業運營的中小影視公司,大多數急于將手頭待播的項目“清理庫存”,而對于新開機的項目大多持觀望狀態。 去年以來,什么樣的電視劇能順利播出,成為影視界最為關心的問題。古裝劇、玄幻劇和經典翻拍劇,目前已成為業內公認的題材難點。現實主義題材影視作品受推崇,再加上新中國喜迎七十華誕,相當多一批反映歷史發展沿革的現實題材作品出現在市場上。 以此次上海電視節為例,多家影視公司公布的重點片單均打出了現實題材的大旗,像耀客傳媒推出《賣房子的人》《特戰榮耀》,檸萌影業發布《小舍得》《獵狐》《二十不惑》《三十而已》,華策集團主推《絕境鑄劍》《外交風云》《覺醒年代》《追光者》《平凡的榮耀》,騰訊視頻圍繞“我們的70年”這一主題,更是儲備了近百部精品內容。 “過去我們對主旋律的定義有些偏頗,其實,用溫暖的筆觸謳歌時代、謳歌人民的作品才是當下的主旋律表達。”作為上海電視節白玉蘭獎電視劇單元評委會主席,導演高希希解釋主旋律的內涵。此次入圍白玉蘭獎提名的電視劇作品中,《都挺好》《大江大河》《正陽門下小女人》《最美的青春》《歸去來》《那座城這家人》幾乎都是現實題材的主旋律作品,它們不僅創新了主旋律內容的表達,而且展示了現實主義創作的多樣性。 題材紅利未必準? ?做劇需要正能量 現實題材的扎堆兒,某種程度上是影視公司在追求更為穩妥的“保底項”。但現實題材作品一窩蜂扎堆兒而上,就一定能產出高質量的影視劇精品嗎?《破冰行動》導演傅東育不以為然,在他看來,題材從來都不是局限影視人創作的壁壘,在他創作《破冰行動》前,業內普遍認為緝毒劇的尺度有限,需要突破題材的局限才能有所作為。“但《破冰行動》的成功恰恰并不在于題材的突破,而是我們真正做到了類型化的拍攝,從運鏡的手法、剪輯的節奏和敘事的調整來實現這種類型化。”他說。 慈文傳媒首席內容官馬中駿也認為,“現實主義題材”和“現實主義創作”這兩個概念需要厘清,“不是所有的現實主義題材都能叫現實主義創作。”據他介紹,這兩年現實題材受捧,直接導致了現實題材小說的版權費水漲船高,“稀缺資源大家自然要搶”,但真正優秀的小說本身并沒有那么多。業內往往認為,只要拍攝現實生活就能以題材的紅利來置換播出和賣劇,也是一種明顯的誤區。 對于業內普遍認為已成“深坑”的古裝劇,馬中駿反而認為政策調控并不意味著“古裝劇不能做”,而是“要做什么樣的古裝劇”。他認為,對古裝劇的調控會存在相當長的時間,武俠劇的翻拍也會被控制,還是因為市場的過度消費。“只要你的價值觀正確、傳遞出正能量的表達,古裝正劇依然可以拍。對現實有觀照,帶著現實主義創作態度的古裝正劇,政策不但不會限制,而且會給予支持。”《因法之名》編劇趙冬苓也表示,其實不應該把題材的正當調控視為洪水猛獸,“《因法之名》是對冤假錯案進行平反的故事,從題材限制來看根本沒法播出,但這個本子之所以能通過,是因為審核部門能看到你的用意是一個積極的心態,是以客觀的態度去反映歷史進程,這樣的題材突破并沒有受到阻礙,反而是一路通行。”趙冬苓說,對如今的影視劇從業者來說,真正需要端正的是做劇的心態,“我們一直在講如何過冬,其實擁抱春天,還是要從自己做起。” (本文轉載自“亞廣協視界”,如有侵權立即刪除)

5G將至:視頻平臺格局如何“生變”?

By |2019-10-25T14:05:16+00:00一月 15th, 2019|行業資訊|

不管各大平臺是否已做好準備, 5G商用這一天,終將到來。 從用戶規模來看,根據艾瑞咨詢數據,2021年前后將是中國5G行業的爆發期,2022年有望成為中國5G用戶增長最快的一年;2024年,中國5G用戶規模有望突破10億人;2025年前后,5G用戶快速滲透將達到90%以上。 5G不止是一次簡單的通訊技術升級,更會產生“大爆炸”式的變革,全面重塑商業生態。視頻行業“首當其沖”,據中國超高清產業聯盟預測,未來個人用戶流量的80%和行業應用流量的70%以上都將是視頻數據。 那么,5G到底會如何影響視頻產業?長視頻、短視頻、廣電系、運營商等等,會陷入新一場大混戰嗎?未來視頻格局如何演變? 從媒體頂層架構視角?5G如何影響視頻產業? 視頻行業對于5G的到來,早已期待不已,畢竟,5G不僅僅是下一個風口,更有可能對全行業造成“地震式”影響。 對于視頻平臺而言?5G到底意味著什么? 1G時代是語音時代,2G是文本時代,3G是圖片時代,4G是視頻時代,已能滿足幾乎所有用戶對于無線服務的要求。 5G可稱之為物聯時代,不僅僅意味著速度大幅度地刷新,用戶可以無時無刻在線觀看或一秒下載視頻,更意味著內容生態和產品形態的重塑,傳統的觀看模式有可能被打破,沉浸式和交互式內容將高歌猛進。 >>視頻流將成為主要的信息表達方式 4G時代,從內容生產與消費趨勢來看,視頻、音頻已逐漸趕超圖文,并且,隨著移動互聯網短視頻和直播應用的發展,導致UGC內容獲得了前所未有的大規模增長。5G的普及應用,將推動信息傳播的加速變革,移動互聯網應用業務將進一步朝著視頻流化的趨勢發展,視頻流將成為主要信息表達與消費形式,視頻與直播無處不在,無人不播。 >>視頻內容向4K、8K高清化方向演變 5G時代,傳輸速度大幅上升,下載與上傳都在頃刻之間。這將促進與帶動視頻內容采集、制作、播放的全面升級,可以實現4K、8K超高清視頻內容的產出與傳播,用戶體驗更佳,可以讓用戶感受身臨其境一般的參與感。 >>“大屏時代”或將重新開啟 超高清與大屏存在著莫大的關聯,在視頻內容消費介質與場景上,用戶會更傾向于大屏。MWC2019上,折疊屏手機成為話題中心,做折疊屏的出發點,就是讓用戶在便攜的情況下,能夠體驗到更大的屏幕。在5G帶動下,用戶或再次回歸客廳,促成客廳經濟的爆發。CES 2019上,8K電視相當搶眼,包括三星、LG、索尼、TCL、海信等頭部品牌,紛紛推出了應用消費級的8K電視型號。4K/8K超高清,也給廣電帶來的全新機遇,2019兩會上,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就設立了“5G+4K”融媒體展示平臺。 >>沉浸式媒體與娛樂應用爆發 不需出門,通過虛擬現實設備觀看電影、比賽、演唱會。5G技術帶來的不僅是“速度”,還有全新商業模式和沉浸式互動體驗,內容與受眾距離將被大大縮短。5G+VR/AR技術,將通過虛擬物品、虛擬人物、增強性情境信息等方式,給人們帶來連接媒體的全新方式,給人們的娛樂方式增添全新且可觸知的維度。

深度剖析 | 深挖OTT、IPTV大屏價值,這一步很關鍵

By |2019-07-23T18:18:00+00:00一月 15th, 2019|行業資訊|

如今,智能電視已經從“嘗鮮”變成了主流產品,互聯網+電視的雙重價值凸顯。 一方面,被智能化的電視,打破了傳統線性模式的局限,播放形式多樣、內容和服務豐富、互動性更強。另一方面,用戶行為的多樣性讓其收集到的數據更具有價值,通過深挖用戶愛好,能提供精準和千人千面的服務。此外,新的玩法和技術層出不窮,為占據家庭客廳中心地位的智能電視帶來更多創造價值的可能性。根據勾正數據顯示,截止2018年年底,智能電視家庭覆蓋率已經達到52%,營銷價值已然來到爆發的臨界點。 但是智能電視作為新的營銷陣地,存在的痛點也進一步阻礙了市場容量的釋放,2018年全媒體廣告投放預算OTT占比僅為3%,和實際可投放情況嚴重不匹配。 根據多年來積累的行業洞見,勾正數據董事長兼CEO喻亮星分析出三大原因:一是真實的媒體價值沒有得到很好衡量;二是廣告流量作弊的問題依然無法回避;三是廣告投放效果無法評估。 此外冗長的產業鏈、復雜的硬件和內容生態、廣告資源的高度碎片化亦讓廣告主對OTT望而卻步。 在機遇和挑戰并存的階段,找準痛點,對癥下藥,才能讓藍海更藍,而這是行業從業者需要認真思考和共同探討的。 對行業充分認知的關鍵:公正嚴謹的測量標準 智能電視大屏系統構成復雜,目前行業各方對于OTT價值存在信息不對稱情況,尤其是缺乏統一、科學的數據參考體系,使其媒體的價值未被充分衡量認知,如:目前點播已經成為智能電視的首要流量入口,直、點播可以實現相互協同和補充,但是二者的差異和價值至今還沒有統一的指標體系可以去衡量。 2019年6月11日,勾正數據正式發布ORS(全稱:OTT Ratings System-直點播同源智能大屏測量體系),即OTT直點播同源大數據收視測量產品。喻亮星如是說,ORS就是想為行業提供科學、客觀的測量工具,來真實還原OTT媒體價值。“我們希望這款產品能把行業價值喚醒,讓行業有一個值得信任的數據產品,去衡量OTT行業價值。” 去年,國家廣播電視總局推出廣播電視節目收視綜合評價大數據系統。而在此之前,勾正已經開始探索和研發收視大數據產品,在國家的推動和號召下,也堅定了其做市場化收視大數據平臺的決心。“總局的大數據收視系統和ORS(全稱:OTT Ratings System-直點播同源智能大屏測量體系)不論是出發點還是服務對象都不同,是兩款完全不同的產品。兩者在數據源和指標體系的設計以及服務上能形成很好的協同和補充。” ORS(全稱:OTT Ratings System-直點播同源智能大屏測量體系)的支撐點在哪里?喻亮星用三個詞概括:大數據、直/點播同源、科學抽樣。勾正從1.03億臺智能電視里選出270萬的終端,作為OTT媒體測量的一個基礎數據體系。通過PPS多層抽樣,兼顧人口、家庭、地域和品牌媒體結構,推總具有代表性的數據。而在直點播同源上采用預裝SDK直采數據,保障數據穩定、無污染。同時能基于同一個屏幕上直、點播同源去區分和對比,分析總體的價值。在此基礎上,ORS創建了OTT收視率、平臺收視率、節目收視率三層指標體系,解決廣告主、媒體和CP方OTT收視核心問題。 智能電視具有用戶行為可識別、可互動、用戶可尋址等特性,這使得電視行業對用戶的實時行為識別與深度管理成為可能,而這也是ORS(全稱:OTT Ratings System-直點播同源智能大屏測量體系)迭代和更新的依托點。此次發布的1.0版本主要針對平臺/內容的測量,2019年Q4,ORS 2.0版本將面世,增加Reach、廣告分析、競品投放指標,實現到廣告的測量。而未來,ORS將有更多功能和價值可期。喻亮星表示, ORS一定不只是直、點播的同源測量工具,而是可以通過數據測量、媒體連接,能觸達用戶,并產生互動,是一款更具價值的產品。在這一方向的指引下,勾正數據終端覆蓋量將不斷提升,形成千萬級的樣本。“從測量工具的角度,千萬級和270萬終端形成的結果大概相同,但想和用戶形成更好的連接、互動,就需要提升樣本數量。” 產品的成熟需要沉下心來對細節的長期揣摩和精雕細琢,需要在應用中不斷探索完善。對于ORS(全稱:OTT Ratings

四川廣播電視臺+電信+華為打造“熊貓云”——縣級融媒體中心省級技術平臺

By |2019-07-23T19:48:03+00:00一月 15th, 2019|行業資訊|

7月12日消息,四川廣播電視臺,電信和華為共同打造“熊貓云”--縣級融媒體中心省級技術平臺 按照國家相關標準,共同打造集內容生產、信息匯聚和分發、管控、服務于一體,互聯互通、跨界互動、智能融合、安全可信的新媒體云平臺——“熊貓云”。 “熊貓云”是四川省貫徹落實中央關于媒體融合發展戰略,打造具有強大影響力、競爭力的新型主流媒體的創新舉措。在四川省縣級融媒體建設快速推進之際,省級技術平臺的支撐顯得尤為迫切。 熊貓云是由四川廣播電視臺技術平臺,及縣級融媒中心省級技術平臺兩大部分組成。其優勢包括計算、存儲、網絡等基礎資源共享,發揮云生態效益;云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區塊鏈、5G、等先進技術的規模化應用,實現技術引領;信息共享,產生信息的聚合效應等,具備宣傳管控、指揮調度、統一匯聚、融合生產、多渠道發布、綜合服務、互聯網熱點追蹤、輿情監控、傳播力影響力分析、業務運營管理等十大功能。 實現電視屏、電腦屏、戶外屏、應急廣播、移動客戶端“五項打通”和省、市、縣“三級覆蓋”,將作為省域媒體的技術支撐平臺、宣傳融合平臺和利益共享平臺,有效推動縣級融媒體中心建設達到全省一盤棋的效果。 截至目前為止,川臺請進來考察的有150多個區縣級單位,走出去交流的超過一百個區縣,目前在建和已建成的融媒體中心有12個,正在前期準備建設的有九個,正在深化設計方案的有30個。 任何兩個縣市省級融媒體中心相連就成了線,這些不斷連接的線,組成的不同空間維度的面,點線面共同組成的媒體融合的體,而這個體的核心就是縣級融媒體中心省級技術平臺。 中國電信股份有限公司四川分公司黨委書記、總經理鄭成渝在現場致辭表示,近年來,四川電信保持持續高速增長,今年上半年收入增幅在全國通信行業中排名第一,手機用戶總數全集團第一,IPTV用戶總數全球第一,寬帶用戶總數全集團第三,光纖網絡覆蓋全國第一。 今年,在成都率先建成四川首個5G綜合應用示范網;在綿陽、宜賓等12個市州同步發布了電信5G創新合作發展行動;聯合四川廣播電視臺,實現了全國首次5G+融媒體直播省兩會。 2019年的517世界電信日,聯合四川廣播電視臺、長虹、富士康等合作伙伴,全球首發8K級高清在線業務。同時,立足自身優勢,針對8K業務實現網絡平臺的全面升級,制定了首個8K機頂盒標準,成功研發全球首款8K機頂盒;此外,積極布局8K級高清的產業風口,推動8K相關產業落戶四川。 四川電信將利用在省、市兩級政務云平臺、天地空一體化通信傳輸網絡和基于全光網絡的大視頻服務等方面的優勢,推進融媒體中心功能融合,有效對接政務服務平臺,開展交通出行、醫療教育、文化旅游、電子商務等生活信息服務。 華為技術有限公司中國戰略Marketing總裁曹澤軍表示,華為公司也將通過云計算、AI及超高清等技術在融合媒體業務中的創新運用,為“熊貓云”的智慧媒體云平臺提供全方位的技術支撐。 四川廣播電視臺黨委書記、臺長劉成安表示,川臺與各市州、縣市區臺聯系緊密,在“熊貓云”融媒體旗艦平臺建設中,川臺將發揮內容優勢、技術優勢和運營優勢,整合全省資源,實現信息內容、技術應用、平臺終端、管理手段共融互通,催化融合質變。 蓬溪縣縣委宣傳部常務副部長吉波表示,在我省縣級融媒體建設快速推進之際,省級技術平臺的支撐顯得尤為迫切。據介紹,“熊貓云”充分運用了時下最先進的云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區塊鏈、5G等技術,具備指揮調度、統一匯聚、融合生產、多渠道發布、綜合服務、互聯網熱點、傳播影響力分析、業務運營管理等“十大功能”,實現電視屏、電腦屏、戶外屏、應急廣播、移動客戶端“五項打通”和省、市、縣“三級覆蓋”,將作為省域媒體的技術支撐平臺、宣傳融合平臺和利益共享平臺,有效推動縣級融媒體中心建設達到全省一盤棋的效果。 (本文轉發自“眾視DVBCN”,如有侵權立即刪除)

征途是星辰大海:IPTV中小企業不完全生存指南(2019年 – 未來)

By |2019-10-25T17:16:45+00:00一月 15th, 2019|行業資訊|

混亂不是深淵,混亂是階梯。 很 多人想往上爬,卻失敗了,且永無機會再試——他們墮落而亡。有人本有機會攀爬,但他們拒絕了。他們守著王國不放,守著諸神,守著愛情——盡皆幻象。唯有階梯真實存在。攀爬才是生活的全部。 ——喬治·馬丁《冰與火之歌》 本·霍洛維茨在《創業維艱:如何完成比難更難的事》一書中說:在擔任CEO的8年多時間里,只有3天是順境,剩下的8年幾乎全是舉步維艱。 對于企業家來說,一旦決定開始做企業的時候其實就是走上了一條不歸路。融資、盈利、上市都不會是最后的終點,只有離開企業才是放下的時候。 曾經和一位即將上市公司的BOSS聊過,在別人看來他一路走來非常順利,每次都能夠做出正確的決定,但其實他自己知道:哪怕只有一步走錯了,公司都可能會萬劫不復。除了企業家本人,外人都沒有辦法理解其中的艱辛。 兩個乞丐一起吃著討來的饅頭,其中一個看著遠處的皇宮感慨說:做皇帝該有多幸福啊,能夠天天吃饅頭。另一個不屑的看著他說:你懂個P啊,皇帝怎么可能天天吃饅頭?他肯定還能有粥喝呢! 作為本系列文章的最后一篇,需要聲明的是:以下探討的各個方向,絕不是站著說話不腰疼的指點江山,而是希望拋磚引玉的為中小企業的老板們做些參考。但凡有一個點能夠萬幸說中,也算是為行業發展做出了點貢獻。 關于未來(1):IPTV還是OTT? 雖然看著國內IPTV一步步走到現在,個人的職業成長也得益于IPTV的快速發展,但我必須要承認的是:合法合規的OTT所代表的開放電視生態才是TV大屏業務的未來。但前提是政策的許可,在目前日趨嚴格的政策監管環境下,仍然有著很長一段路要走。 基礎設施決定上層建筑,IPTV和OTT最大的差別就是其依賴的基礎設施的不同。 IPTV的基礎設施是運營商寬帶,是一種持續付費的服務,用戶對服務的評價是持續性的。因此服務提供商需要不斷在寬帶基礎設施上疊加上層建筑以提升其價值。也就是說,IPTV的業務基礎是為寬帶服務,其產品目標是受限的。 如果說IPTV“圍墻花園”在技術實現上的封閉性是由于歷史原因造成的,那么其業務定位上的封閉性則是在出生第一天就已經決定的。 說人話:運營商是個賣服務的,特別在意用戶屬于誰這個問題,整天想著的就是怎么把用戶留下來。SP自己想在業務里做個廣告、給自己的業務導個流量啥的,那是別想了。因為用戶是運營商的啊,憑啥我辛辛苦苦的做服務,最后你把用戶給搞走了啊? OTT的基礎設施是智能電視,是一種單次售賣的產品,用戶對產品的評價是單次的。因此產品提供商只需要對本身負責即可,“一臺電視隨便安裝應用的電視”反而是賣點。也就是說,OTT互聯網電視和智能電視本身是非捆綁的,OTT的產品目標是獨立的。 安卓系統、公眾互聯網只是OTT互聯網電視開放性的技術基礎,本質還是在于提供開放運行平臺的電視機廠商與OTT提供商不存在根本的利益沖突,其產品開放性是天然的。 說人話:電視機廠商只管賣電視,用戶就是個一錘子買賣的事,只要付了錢誰有空管你去干啥,最好永遠別再來找事。即使電視機廠商做OTT那也是副業,因為買電視和用業務的根本就是兩類人么。 IPTV是“以運營商為中心的圍墻花園”,而OTT則是“去中心化的開放生態”,兩者誰更有活力自然不言而喻。 說人話:在IPTV的用戶流量是屬于運營商的,所以業務怎么做也得聽運營商的,天花板是運營商的業務認知而不是用戶數量;OTT的用戶流量是屬于自己的,與電視機廠商無關,有流量后想做什么都可以,天花板是用戶總量。 關于未來(2):IPTV現在做的事靠譜么? 雖然從長遠來看,IPTV的天花板會遠低于OTT,但貿然放棄IPTV轉向OTT也并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以現有IPTV收入作為現金牛養活公司,以較小代價、快速試錯的方式嘗試在OTT領域拓展業務將會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但IPTV業務2B2C的特點和OTT直接2C的方式必然會存在很大的差別,無論是內容版權、產品運營、營銷推廣等各方面遇到的挑戰很可能是致命的,但在看得到IPTV天花板的情況下卻依然固守,免不了會有些“諱疾忌醫”的嫌疑。 克萊頓·克里斯坦森在《創新者的窘境》中描述了創新產品打入主流市場的過程。IPTV已經逐漸從當年的破壞性創新者逐步成為被顛覆的對象,OTT從技術、商業模式等個方面都已經開始步入主流市場,成為未來TV大屏業務的發展方向。 近幾年IPTV的發展更多是在享受人口紅利而不是新技術的應用。按照“二八原則”理論來分析,之前行業內的企業只是花了20%的精力就獲得了80%的業務增長。關注業務質量、大數據分析、千人千面等提升服務品質的措施是產品逐步進入高端市場的標志,是在花80%的精力去博剩余20%的增長。 從個人觀點來看,當產品開始關注精細化運營、提升ARPU值的時候,就表明快速增長期已經結束。 (1)質量監測,與其說需求不如說是習慣 聲明:本人并不是反對做質量監測,只是覺得沒必要為了追求全程全網的服務質量而忽視了更經濟的解決方案。 有保證的服務質量一直是運營商的追求,這種追求個人認為來源于七號信令時代99.999%服務質量的承諾。 但這種追求在“永遠的Beta版”的互聯網時代并不適用。但面對刁鉆的用戶投訴,運營商自然希望能夠“防患于未然”。

电竞菠菜 jbo竞博体育| 竞博| 竞博官网| 官网竞博| JBO体育|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电竞| JBO官网| 竞博| 竞博官网| JBO官网| 电竞竞博| 竞博体育| 竞博JBO|